• 毛主席啊,我深深地怀念您

    韩校文

    <正>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一年来,每当我捧起毛主席的遗像,凝视着他老人家慈祥和蔼的面容,总是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仿佛他老人家就在眼前,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伟大领袖毛主席,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大救星。没有您老人家,就没有我们党,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翻身得解放。我永远不会忘

    1977年Z1期 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7k]
  • 革命战士永远铭记毛主席的教导

    陈国章

    <正> 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和我们永别一年了。一年来,每当我回顾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幸福情景,回想起毛主席的亲切教导,往事涌心头,泪水满襟流,心中更加怀念毛主席。

    1977年Z1期 3-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8k]
  • 无限怀念毛主席 誓为教育革命作贡献

    朱正元

    <正>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与世长辞整整一年了。我怀着无限崇敬、深切怀念的心情,纪念毛主席逝世一周年。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宝库的最新财富,毛主席在革命理论和革命实践上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立下的丰功伟绩,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1977年Z1期 6-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7k]
  • 伟大的战略规定和策略规定——学习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理论的体会

    陈英吴

    <正> 英明领袖华主华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指示我们: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是国际无产阶级在当代的正确的战略规定和策略规定,是无产阶级在际国斗争中的阶级路线。认真学习、勇敢捍卫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是当代国际阶级斗争的需要,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需要。

    1977年Z1期 8-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1k]
  • 学习马克思“批判旧世界”的教导,驳斥“四人帮”的所谓“批判旧教育”

    邱光

    <正> (一)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批判的、革命的。批判旧世界,包括批判旧思想,对于推进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对于发展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都具有重大意义。马克思曾经说过,他“把批判和实际斗争看做同一件事情”。①马克思在他毕生的革命斗争过程中,曾经用了很多精力从事批判活动,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1977年Z1期 24-2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40k]
  • 在斗争中勇攀科学高峰

    <正> 在英明领袖华主席抓纲治国战略决策指引下,《中共中央关于召开全国科学大会的通知》发表了。《通知》旗帜鲜明,目标宏伟,气势磅礴,振奋人心。它是向科学技术进军的动员令,是实现周总理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提出的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重大步骤,是把我国科学技术事业推向新阶段的有力措施,也是批判“四人帮”的强大思想武器。展望未来,豪情满怀。科学技术的宏伟蓝图,必将变成灿烂的现实,一个具有高度科学文化的中华民族必将建成四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1977年Z1期 30-3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2k]
  • 深入揭批“四人帮” 为革命学好文化

    <正> 教育,作为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来是两个阶级激烈争夺的阵地。在十一次路线斗争中, “四人帮”出于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把黑手仲进教育界,疯狂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乱我学校,毁我教育。他们打着“教育革命”的旗号破坏教育革命,全面篡改毛主席的教育方针,竭力宣扬“读书无用”、“知识有害”、“白卷光荣”、“文言胜利”、“宁要没有文化的劳动者”等蛊惑人心的谬沦,反对青少年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文化科学知识,对广大劳动人民及其子女实行愚民政策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妄图培养一批张铁生式的反革命打手,为他们篡党夺权服务。“四人帮”在教育领域造成的破坏之大、祸害之烈、流毒之广、影响之深是前所未有的。今天,我们要贯彻落实华主席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和党的十一大路线,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的文化教育事业,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培养大批又红又专的人才,就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武器,联系实际,深入批判“四人帮”反对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谬论,彻底肃清其流毒和影响。

    1977年Z1期 32-3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03k]
  • 实用主义与“四人帮”的影射史学

    段本洛

    <正> 英明领袖华主席在党的十一大政治报告中指出: “四人帮”“抓的史学,随心所欲地伪造历史,别有用心地吹‘女皇’、批‘宰相’、批‘代理宰相’,批‘现代大儒’,变成了古为帮用的影射史学。”揭示了“四人帮”利用历史进行反党活动的反革命实质。

    1977年Z1期 36-4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99k]
  • 彻底粉碎“四人帮”炮制阴谋文艺的理论体系

    苏萱

    <正> 王张江姚“四人帮”在炮制阴谋文艺的过程中,相继抛出了“根本命题”论、“三突出”论、“反对写真人真事”论、“新纪元”论、“写与走资派斗争的作品”论。为行文方便,我们把这些谬论姑称之曰:“黑五论”。“盗亦有道”,尽管“四人帮”的文艺理论都是一些“肤浅的胡说”,高超的昏话,却也构成了一个庞杂混乱的理论体系。要认清“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反动实质,既需要对“黑五论”中的每个谬论进行细致的剖析,也有必要从整体上对“黑五论”进行总的批判,以便彻底摧毁这个反动的理论体系。

    1977年Z1期 45-5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24k]
  • 反革命阴谋文艺的大暴露

    何振球

    <正> 毛主席曾经针对刘少奇一伙利用小说反党,指出这是“一大发明”。“四人帮”大抓文艺搞阴谋,不仅继承了这一“发明”,而且大有发展。他们曾叫嚷: “这是政治,不是文艺”,可谓泄露了“四人帮”的阴谋文艺的反革命实质。如果开始他们还用种种伪装把他们的阴谋文艺打扮成无产阶级文艺“新纪元”的“杰作”,那么随着他们加快反革命步伐,其阴谋文艺的反革命本相,也就来了个大暴露。

    1977年Z1期 53-5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44k]
  • 药方·人医·刽子手

    夏福民

    <正> 妇孺皆知,不学无术、浅薄愚妄的江青,对医药学一窍不通。然而,她却在大庭广众吹嘘:“我只能开药方,不能当护士。”说得振振有词,煞有介事,俨然是个精通医学的专家。

    1977年Z1期 5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9k]
  • 自打耳光与自掘坟墓——从姚文元的《论“知音”》谈起

    王刃

    <正> 反动文痞姚文元曾经写过一篇《论“知音’,》的文章,说的是读《文心雕龙》,忽然使他“触类旁通地得到了启发”,于是大声疾声: “批评家应当成为作家的知音!”要批评家“敏锐地发觉作品中天才的闪光”, “充满了火焰一样的热情,同作家共享成功的欢乐和失败的难过,”……不言而喻,他自己就是作家的当然“知音”了。可是观其行,却发现他老打自己的耳光。

    1977年Z1期 5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1k]
  • 形而上学猖獗的典型一例——斥“四人帮”不准提“大庆人”、“大寨人”

    华定谟

    <正> 粉碎了“四人帮”反党集团, “大庆人”、“大寨人”的亲切称呼又回到我们的报刊上。回顾在“四人帮”横行一时、不可一世的那几年,就连“大庆人”、“大寨人”这样的称呼都给他们枪毙了。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四人帮”在他们把持的《红旗》杂志上,抛出一封“读者来信”: 《对于一个提法的建议》,说什么:“大庆人”、“大寨人”这样的提法,从字面来看还包括着地富反坏分子,所以不是“贯穿阶级分析的科学概念。”“四人帮”借人之手,放的这一枪,是“形而上学猖獗”的典型一例。

    1977年Z1期 5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0k]
  • 周总理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

    朱怿 ,王季

    <正> 今年,我们纪念鲁迅逝世四十一周年,不由联想起周总理,不由联想起这两位共产主义战士真挚的友情。在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初期,敬爱的周总理曾在国民党统治地区的文化界进步人士组织的鲁迅逝世纪念会上作过多次讲话。周总理的讲话及时传达了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党中央关于结合现实斗争学习鲁迅的重要指示,正确、全面、科学而又深刻地阐述了鲁迅的精神,精辟地分析了鲁迅从革命民主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的思想发展,高度评价了鲁迅作品的战斗意义。这些讲话不仅在当时紧密结合现实的阶级斗争学习鲁迅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而且对于我们今天学习鲁迅,研究鲁迅,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进行到底,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周总理的讲话是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鲁迅的光辉典范。

    1977年Z1期 58-6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5k]
  • 略评石一歌的“鲁迅研究”

    潘颂德

    <正> 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曾经指出,一切机会主义的头子都惯于“打着别人的旗号,偷运自己的货色。”王张江姚“四人帮”反党集团,为了达到他们篡党夺权的罪恶目的,就是打着“研究”鲁迅的旗号,为他们一帮篡党夺权大造反革命舆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鲁迅,曾经在他那匕首投枪般的杂文和书信中揭露了狄克(即张春桥)“向‘他们’(指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及其走狗文人——引者按)献媚或替‘他们’缴械”

    1977年Z1期 63-6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1k]
  • 鲁迅早期思想试探

    鲁晴

    <正> 关于鲁迅早期思想的评价问题,历来众说纷纭。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瞿秋白、姚文元及其追随者,常常在这个问题上借机歪曲和攻击伟大的鲁迅,贬低他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安图否定他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杰出作用,并且又割断了鲁迅思想发展的内在的历史联系。这些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评价鲁迅都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影响。有些同志其立场和动机与“四人帮”有质的不同,但由于看问题的方法不对,或则离开了当时具体的历史条件,或则仅根据鲁迅论著中的片言只语、个别结论去任意发挥,或则简单类比,而不是全面地准确地去理解鲁迅的思想体系,他们不是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而是把唯物主义“当作现成的公式,按照它来剪裁各种历史事物”,因而也不能得出合于历史实际的结论来。

    1977年Z1期 68-7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49k]
  • 阿Q论

    刘静生

    <正> 《阿Q正传》是篇好小说,我劝看过的同志再看一遍,没有看的同志好好地看看。——毛主席《论十大关系》我们的时代,无比光辉灿烂。我们所经历过的斗争,更是十分尖锐复杂,不少“人面的东西”,在真理光辉的照耀下,已经原形毕露,这为我们加深理解《阿Q正传》,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些条件吧,认真地再读一遍《阿Q正传》。

    1977年Z1期 74-7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8k]
  • 文艺短论两则

    朱大正

    <正> (一)什么是作品的“思想深度”? 在一百多年前,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恩格斯就提出了文艺创作的一个重要原则: “较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识到的历史内容,同莎士比亚剧作的情节的生动性和丰富性的完美的融合”,“正是戏剧的未来”(《致斐·拉萨尔》《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43页)。这一段话,提出了无产阶级的美学思想,指明了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所要求的政治和艺术的“完美结合”。

    1977年Z1期 80-8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3k]
  • 时代的“心声”

    <正> 在当前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涌现出一批反映党和人民与“四人帮”及其帮派体系作斗争的文艺作品。今年《人民文学》四月号刊登的小说《心声》,围绕着确保还是破坏“东方红-9”科学试验而开展的一场激动人心的搏斗,深刻地揭露了“四人帮”的帮派体系的本质特征,真实地反映了党和人民与“四人帮”及其帮派体系的斗争,成功地塑造了在这场斗争中的英雄形象,因而特别引人注目。

    1977年Z1期 83-8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51k]
  • 政治抒情诗琐谈

    李宁 ,张肇

    <正> 抒时代之情政治抒情诗是时代风云最凝烁的艺术概括,它是诗人性格、情感、理想最真挚的表露,它是敌我对垒阵地上振奋军心的鼓角。它灼热似火,以奔腾的激情,在人们心中掀起感情的波涛。它清彻似水,也促使人们去深深地思考诗中所提出的重大的主题。政治抒情诗具有如此强烈的艺术魅力,不仅仅由于精巧的艺术构思,更由于诗人用正确的立场、观点、感情和思想方法来认识和反映生活的结果。

    1977年Z1期 89-9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0k]
  • 读诗札记三则

    郑乃臧

    <正> 意要深情要真写诗要力求意深,情真。前人说: “不精不诚,不能感人,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这是不无道理的。张茜同志的《陈毅同志诗词选集编成题后两首》,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每读皆令人潸然泪下。这是因为作者与陈毅同志几十年一起战斗生活,甘苦共尝,艰难同赴,革命激情久而弥深,最后身患癌症,不避寒暑, “强扶病体”,“争取分阴”,整理战友的诗稿,“把卷忆君平日事,淋漓兴会隘行间”的缘故。这样的诗,意深情真,感人至深,是不可多得的。

    1977年Z1期 93-9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2k]
  • 修改联合国宪章是第三世界反霸斗争的需要

    张梦白

    <正> 联合国宪章是一九四五年六月签订的,同年十月二十四日宪章生效,联合国宣告成立。一九四六年一月联大举行第一届会议,联合国正式开始工作。那时正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的前后。联合国宪章就是在那样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三多年来,世界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十年代签订的联合国宪章已经不能适应七十年代的实际情况。联合国三十多年的历史表明,在这一国际组织中各会员国所以不能处于平等地位,其原因之一是究章的不合理性所造成的。美帝国主义从联合国成立之日起就利用宪章的

    1977年Z1期 96-10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61k]
  • 概述明朝末年苏州手工业工人和市民的斗争

    廖志豪

    <正> 明后期,苏州在家庭手工业广泛存在的基础上,城市工场手工业得到迅速的发展。从丝织业来看:“吴民生齿最繁,恒产绝少,家杼轴而户篡组,机户出资,机工出力,相依为命久矣”(《明实录》)。那时,有各种专门手工技艺的工匠,分别在不同地点等候受雇。缎工立花桥,纺工立广化寺桥,以车纺丝者叫车匠,立濂溪坊。“素缎织工聚白蚬桥,锦缎织工聚金狮子桥,名曰立桥,以便延唤”(《吴门表隐》)。当时,苏州“东北半城万户机声”,是丝织业的一个中心。并且“绫布二物,衣被天下”,丝织品已行销全国。苏州每年产绸有数十万匹,绫、罗、紬、纱、锦三十多种花色。这些美丽闪光的丝绸,是工人用血泪和汗水织成的。“双臀坐不安,二脚蹬不直,半身入地牢;间口尝荤饭,逢节暂松闲,折耗要赔还,络纬常通夜,抛梭直到晚”(陈铎《机工谣》)。这就是织工痛苦生活的真实写照。由于封建统治者对丝织业工人无穷尽的掠夺和残酷剥削,在苏州先后激起了手工业工人、市民的斗争,农民抗租抢米斗争和“奴变”。这场壮烈的斗争,震撼和动摇了明末封建统治的基础。兹将明末在苏州发生的几次重大斗争概述如下:

    1977年Z1期 107-1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61k]
  • 下载本期数据